主題: 紅色興縣 高如星

  • 喬先森
樓主回復
  • 閱讀:10190
  • 回復:0
  • 發表于:2018/4/28 17:11:15
  1. 樓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該作者
馬上注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松玩轉興縣社區。

立即注冊。已有帳號? 登錄或使用QQ登錄微信登錄新浪微博登錄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高如星(1929——1971),山西興縣人。1929年出生在晉西北的興縣城關梢門洞一戶農民人家,興縣是革命老區,是種地用镢掏、不長莊稼光長草的窮地方。令人驚奇的是,在那塊貧瘠的土地上,蘊含著豐富的民歌資源。高如星從小就會唱很多民歌,他不僅記得民歌的歌詞,還記得同一首歌詞幾種不同的音調,幾種不同的唱法。高如星21歲處女作《臧胞歌唱解放軍》(與孟貴賦合作)、他24歲進入八一廠,工作勤奮,專任電影作曲,幾年中他寫了《柳堡的故事》、《江山多嬌》、《回民支隊》、《野火春風斗古城》等20多部電影音樂。《九九艷陽天》是他24歲寫的《柳堡的故事》的插曲,此歌一出現到處傳唱。《九九艷陽天》,動人心弦,久唱不衰,獲得全國優秀歌曲獎,后被評委最佳歌曲收入《中國電影歌曲獎》。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九九艷陽天玖月奇跡 - 致敬經典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高如星電影歌曲選

1.【航標兵之歌】海軍記錄片《航標兵之歌(1964)》主題曲/呂文科

2.【九九艷陽天】《柳堡的故事(1957) 》主題曲/張振富耿蓮鳳

3.【汾河流水嘩啦啦】《汾水長流(1963) 》主題曲/王愛愛

                                                                                                                                                                            4.【蟠龍山上鎖蟠龍】《江山多嬌(1959) 》主題曲、馬玉濤孟貴彬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向優秀人民作曲家高如星致敬

高如星:我的好哥哥

興縣/高如其口述  虎虎 整理

少年聰慧

1929年11月,高如星出生在興縣城關梢門洞上一戶讀書人家,祖籍興縣大峪口村。父親是個讀書之人。生下三個兒子即高如山、高如其、高如星。高如星排行老三,家里人一直昵稱他星兒(興縣人發音為:le)。高如星自幼聰明絕倫,三歲能識字。有一年過大年的時候,父親抱著小如星在興縣東關大街挨門逐戶讀對聯,引發很多人稱奇圍觀。有個秀才出身不相信,讓他倒著往回念,小如星果然一個字一個字的倒念回來。

初婚

高如星比我大整整十二歲。同族中我們倆雖然不算是最親近,然而相處的非常好。高如星每一次回家探親,就住在我家里。家里曾經給他訂了一樁婚事,是太原籍住在興縣的一戶很有聲望的白姓人家。白姑娘很漂亮,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高如星一天也沒有和她一起生活。也不是因為白姑娘嬌生慣養。有一年高如星探親回來,家里人布置好房子,把兩支床并在一起,希望他能和白姑娘團圓一回,可是事與愿違,高如星沒有踏入房門半步。無奈,白姑娘只得遠嫁她鄉,從此不知所蹤。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探親

1956年、1963年、1964年,高如星因為家事,曾經三次回來興縣探親。當時他就在八一電影制片廠,回家以后除了和家人一起團聚,其余的時間就是他領著我出去尋找民間歌手。有一次在西關村一片西瓜地里聽一個老頭唱曲子,老漢唱了一遍,他就都記住了,然后拿出筆來迅速記下了曲譜。他非常興奮地告訴我:他正在為一部電影譜曲,這下鬧對了。這就是后來的《九九艷陽天》。次年他再次回來探親,我倆去興縣,紅月村走親戚,路遇一個孩子邊走邊唱著《九九艷陽天》和我們倆擦肩而過,高如星一臉詭笑沖著那孩子的背影得意地說:“爺爺還在這搭搭,你唱什么啊!”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鄉音與洋氣

高如星給人的印象是身軀高大挺拔,黑臉大鼻子,頭發濃密,相貌堂堂。而且精力特別充沛。他帶回了和田華、王心剛、龐學勤電影演員等一起的照片,我們看了感覺還是最數他帥。特別是他穿的黃呢大衣,海藍色上衣,雪白襯衣和皮靴,給人感覺很洋氣,或者更像個外國人。盡管他從小離開家鄉隨部隊轉戰大西南,然后參加抗美援朝,曾經出訪蘇聯、匈牙利等國。但是從來說的都是一口地道的興縣話。嗓音洪亮,和親人們有說有笑,非常喜歡小孩,有一次他抱著我的閨女玩耍,發現尿在了自己的衣服上,竟然開懷大笑。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身后的事

高如星是1971年在武漢軍區被迫害去世的,可惜只活了42歲。最初,他的骨灰帶回太原市火車站附近五龍口他的哥哥家安放著,骨灰盒擱在房子里面的頂棚上,他的嫂嫂說看見了總是感覺心情很沉重,晚上也睡不好覺。高如星從小跟著部隊出生入死,可惜英年早逝,死的又是那樣悲慘,應該讓他魂歸故里了。因此,弟兄們將他的骨灰帶回興縣,悄無聲息的安葬在縣城東北方向的程家溝村——高家祖墳。

人物履歷

少年時期

1944年,抗日戰爭正在山西大地激烈進行,14歲的高如星參加了一二○師“戰斗劇社”。剛到劇社主要任務是學習,學習文化,學拉提琴,他的樂感節奏感都很強,隨后正式參加了樂隊演奏。1950年“戰斗劇社”接受了一項重要任務,要組織一個慰問團代表賀龍司令員、鄧小平政委去慰問在大風雪中艱苦奮戰在康藏的筑路大軍。我和孟貴彬帶領一個演出小隊,隨慰問團,一路走,一路慰問演出。高如星是主要演員,他一會兒拉提琴,一會兒敲大鼓,還會跳踢踏舞。過了二郎山大渡河,來到西康省康定城,康定是座名城,《康定情歌》享譽世界。再往前走,大雪封山,我們只好在康定待命,他把我們同住一座小樓的人召集起來,說:“我和孟貴彬合寫了一首歌,名叫《藏胞歌唱解放軍》,你們聽聽行不行。”唱完之后大家熱烈鼓掌,都說是首好歌。有的說“咱們有了《歌唱二郎山》,現在又有了《藏胞歌唱解放軍》太棒了”。有的說“男女聲二重唱這種形式很少,咱們是頭一家。”《藏胞歌唱解放軍》在筑路部隊演出之后,很快在全國傳開,接著在1951年全軍文藝會演中獲獎。這是高如星的處女作,這大大激發了21歲年輕作者的創作熱情。

青年時期

1953年,總政歌舞團以解放軍歌舞團名義出訪蘇聯的東歐各國,全團170多人。為了在國外展顯車容,我讓高如星負責整理全團隊伍。他熱情細致,把大小車和各車人數,安排得井井有條。為了和蘇聯十幾位司機搞好關系,他又開始學習俄語。莫斯科到處是高樓大廈,地鐵站富麗堂皇,特別是聽了許多歌唱家演唱的民歌和抒情歌曲,如《喀秋莎》、《山楂樹》、《遙遠……遙遠》、《伏爾加船夫曲》等,又聽了柴柯夫斯基、斯美塔那德伏夏克等大師的交響樂演奏會之后,從山西民歌的小天地,一下子來到如此博大的音樂世界,他震驚了,癡迷其中。他羨慕和崇拜蘇聯當時的音樂、歌曲,把發的一些零用費,全部買了蘇聯唱片。回國后他全身心地學習俄文,反復聽唱片,連穿衣服也學蘇聯人的樣子,還經常和一些蘇聯留學生聚會。1961年后,中蘇關系惡化,不少戰友提醒他不要和蘇聯學生多接近,他不聽,說:“我們和蘇聯人民還是友好的嘛。”后來有位朋友偷偷告訴他“你被懷疑了,”他說:“真是莫名其妙,我腦子里全是音符,懷疑我什么。”在那個年代,他全裝著音符的腦子就是沒裝“階級斗爭”這根弦。從此開始了他一生的厄運,不久他被留黨察看,調離北京,離開八一電影制片廠,到武漢軍區文工團搞創作。

婚戀時期

在北影廠的一次聚會上,高如星相識了電影演員王云霞。王云霞曾演過《洞簫橫吹》、《糧食》、《紅河激浪》等多部電影。他了解到王云霞是黨員,可是她卻不能參加黨的會議,問其原因,王云霞說:“我參演了一部描寫陜北革命斗爭的影片《紅河激浪》,受北影領導的指派,把《紅河激浪》的劇本送給習仲勛副總理審查,從此以后就不讓我參加任何活動了。后來才知道,是受‘利用小說進行反黨’大案的牽連,習副總理被送進了監獄,我也失去了自由,變成‘內控’人員。”

燧石相撞時,會發出劇烈的聲響和耀眼的火花。而心靈的相撞,卻只有火花,沒有聲響。高如星出生在晉西北,是個放羊娃,14歲參加八路軍。1951年,他寫了處女作《藏胞歌唱解放軍》,在全軍文藝會演中獲獎。1953年,他隨總政歌舞團出訪蘇聯。聽了抒情歌曲《喀秋莎》、《山楂樹》、《伏爾加船夫曲》等,又聽了柴柯夫斯基、斯美塔那德伏夏克等大師的交響樂演奏會之后,他震驚了.回國后,他全身心地學習俄文,反復聽蘇聯歌曲唱片。1961年中蘇關系惡化,不少戰友提醒他,他不聽。不久,他被留黨察看,調離北京。高如星專注而深情地望著王云霞,輕聲地對她耳語:“別怕,我也是被留黨察看的‘內控’人員。”

從此,兩人成為患難之交,彼此都認為對方是好人。高如星看到王云霞的母親臥病在床,生活困難,就把《汾水長流》的全部稿酬送給王母。經過多方努力,他們的結婚被批準了。

那年春節,高如星已回武漢軍區。王云霞要去武漢完婚,可是北影只批準她三天假。那時,從北京到武漢往返就需要三天。王云霞到達武漢和高如星相見,二人抱頭痛哭。王云霞抑止不住內心的委屈和憤怒,大聲呼叫:“我送劇本給習仲勛副總理審查,犯了什么罪?”

高如星安慰她說:“總會弄清我們是無辜的。”然后他說:“我剛寫完一部歌劇叫《槍之歌》,其中有一段是我專為你寫的,我唱給你聽聽:跟著我,跟著我!咱們夫妻雙雙過黃河。就像一對驚弓鳥, 南山上再去搭新窩。……”

時任中南局第一書記的陶鑄同志連看三遍《槍之歌》。看第二、三遍時,他閉眼專聽音樂。他對《槍之歌》劇組負責人說:“你們回武漢不要拍電影了,我出錢買膠片,讓珠影拍舞臺藝術片,把全部歌曲都保留下來。”《槍之歌》被調到北京演出,同樣受到熱烈歡迎。羅瑞卿總參謀長看了演出大聲說:“好!歌好,又健康,又好聽,是哪個作的曲?”告訴他是高如星。羅總長又問:“他來了沒有?讓我看看”。高如星趕緊從后排跑過來。羅總長握著高如星的手說:“你很年輕嘛,謝謝你寫了這么好聽的歌。”羅總長很喜歡這部歌劇,破例請劇組吃了一頓飯,以示祝賀。

不久,“文革”風暴驟起,羅總長和陶鑄同志都被打倒,他們對《槍之歌》的稱贊,又增加了高如星一條新罪狀。造反派晝夜車輪大戰,嚴刑逼供,要高如星交待寫《九九艷陽天》這首靡靡之音的罪惡目的。高如星拒不認罪。《九九艷陽天》是超越一般電影的插曲,成為純樸、真摯、纏綿愛情的象征。而且歌曲結構簡單,通俗上口,電影放映過程猶如起了教唱作用,觀眾看完電影差不多就可以背唱下來。著名作家白樺說:“高如星小學文化,沒進過音樂學院,也沒有師從過任何名家,可是他懂合聲,會配器,他寫的歌既有民族風格,又有時代精神。有些作曲家一生一世也沒寫出什么動聽的旋律,還有些作曲家只會生吞活剝地使用民間音樂,毫無發展和創新。高如星卻不同,他的旋律隨時都能從他的心中流淌出來。”

1972年,42歲的高如星在彌留之際,讓妻子給他唱《跟著我吧》。妻子哽咽著唱不下去。臨去時,他說:“云霞,幫我穿上軍裝,釘上帽徽、領章,將來讓咱們的孩子看看,他的父親不是壞人,是一位曾經南征北戰、堂堂正正的解放軍戰士!”

巔峰時期

后來再黃宗江編劇的回憶中提到過:“我(黃宗江編劇)覺得這里應該有一段音樂,而且一定要是民歌體的,于是我就把想法告訴作曲高如星,這便誕生了傳唱半個世紀的經典———《九九艷陽天》。“高如星,小八路出身,真是一個天才。”我為高如星早逝感到惋惜。 ”后來他又為北京電影廠寫的《汾水長流》插曲流傳甚廣。這首歌和《九九艷陽天》一樣,成為那時最流行的歌曲。

制作過的電影歌曲

汾水長流 (1963) .... 作曲

野火春風斗古城 (1963) .... 作曲

船廠追蹤 (1959) .... 作曲

回民支隊 (1959) .... 作曲

三年早知道 (1958) .... 作曲

英雄虎膽 (1958) .... 作曲

這決不是小事情 (1956) .... 作曲

柳堡的故事 (1957) .... 作曲

一日千里 (1958) .... 作曲

江山多嬌 (1959) .... 作曲

人物評價

白樺對高如星的評價

說到音樂,在武漢和高如星同時受到批判的著名作家白樺說:“中國有些作曲家一生一世也沒寫出什么動聽的旋律,高如星的旋律隨時都能從他的鉛筆中流淌出來。還有些作曲家只會生吞活剝地使用民間音樂,毫無發展和創新,高如星卻不同。”人常說旋律是歌曲的靈魂,歌曲沒有旋律就沒有了靈魂,就不好聽,就沒人唱,好聽的旋律是首要的,是無法用任何作曲技巧所替代的。

我很奇怪,高如星14歲參加八路軍,小學文化,他沒進過音樂學院,也沒有師從過任何名家,可是他懂合聲,會配器,他寫的歌既有民族風格,又有時代精神。他還曾說:“我腦子里有取之不盡的優美的旋律。”他自學俄文,不久就能流利地對話。

訪問高如星夫人

為了進一步了解高如星,我最近訪問了他的夫人王云霞

王云霞同志是北京電影廠演員,曾演過《洞簫橫吹》、《糧食》、《紅河激浪》等多部電影。1964年高如星借到北影寫《汾水長流》的音樂,在一次聚會上二人相識,高如星了解到王云霞是黨員,可是不能參加黨的會議。高如星問其中的原因,王云霞說:“我參加了一部描寫陜北革命斗爭的影片《紅河激浪》,受北影領導的指派,把《紅河激浪》的劇本送給習仲勛副總理審查,從此以后就不讓我參加任何活動,當時不知是什么原因,后來才知道,是受‘利用小說進行反黨,是一大發明’大案的牽連,習副總理被送進了監獄,我也失去自由,變成‘內控’人員。”高如星說:“別怕,我也是被留黨查看的‘內控’人員。”從此兩人成為患難之交,彼此都認為對方是好人,不是壞人,高如星看到王云霞的母親臥病在床,生活困難,就把《汾水長流》的全部稿酬送給王母。兩人相知越來越深,經過多方努力,他們的結婚被批準了。那年春節,高如星已回武漢,王云霞要去武漢完婚,可是只批準她三天假,從北京到武漢路上往返就需要三天,那時竟有這種毫無人性的荒唐事。王云霞到達武漢和高如星相見,二人抱頭痛哭,王云霞抑止不住內心的委屈和憤怒,她大聲呼叫:“我們犯了什么罪。”高如星安慰她說:“總會弄清我們是無辜的。”然后他說:“我剛寫完一部歌劇叫《槍之歌》,其中有一段是我專為你寫的,我唱給你聽聽:

跟著我,跟著我! 咱們夫妻雙雙過黃河。

就像一對驚弓鳥, 南山上再去搭新窩。

聽不見槍, 聽不見炮, 開塊荒地也能過生活。”

春節剛過,高如星就被突擊審訊。造反派瘋狂逼高如星交待“蘇修特務”罪行,交待寫《九九艷陽天》這首靡靡之音的罪惡目的。高如星拒不認罪,他們就晝夜車輪大戰,嚴刑逼供。高如星的肋骨被打斷插進肺里面,他忍住劇烈疼痛,憤怒反駁,說“這是誣陷”。不久,肺部感染化濃,創傷部位發生癌變,發現時已是肺癌晚期。這時允許高如星去醫院看病,但是必須戴著手銬去。他忍受不了對他人格的屈辱,大聲說:“我不去,我寧愿死。”在高如星臨終前三天,他讓王云霞攙扶著去附近一家小照相館,照了一張夫妻合影。臨去時他說:“云霞,幫我穿上軍裝,釘上帽徽、領章,將來讓咱們的孩子看看,他的父親不是壞人,是一位曾經南征北戰、堂堂正正的解放軍戰士。”高如星在彌留之際讓妻子給他唱唱《跟著我吧》,那首歌,妻子哽咽著唱不下去。剛從家鄉來照顧他的小侄女,眼淚汪汪地看著叔叔,輕聲說:“叔叔,我給你唱個歌吧。”她看見叔叔的頭微微動了一下,他輕輕地唱起“九九那個艷陽天啦哎嗨喲,十八歲的哥哥來到小河邊……”

悼念高如星

42歲的高如星踏著他那優美的旋律,靜靜地……永遠走了……

“文革”結束以后,高如星追悼會在北京召開。武漢軍區代表鄭重宣布高如星是中國共產黨優秀黨員,為他平反昭雪,推倒一切不實之詞,恢復名譽。

我親愛的小戰友,這顆明亮的小星,很快就從天空消逝了,但是他優美動聽的旋律,將長久要飄揚在人們的生活之中,飄揚在祖國的艷陽天空。
該問題處于未解決狀態,馬上幫樓主解答!我要回答
  
二維碼

下載APP 隨時隨地回帖

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QQ登陸 微信登陸 新浪微博登陸
加入簽名
Ctrl + Enter 快速發布
""
2019年第93期码报